本文经授权转载于:深燃

作者 | 唐亚华
编辑 | 黎明

一年一度的中高考又要来临,微博上,#相见恨晚的刷题技巧#这一话题的阅读量就有9059.4万,讨论也有2.4万。一个真实又残酷的问题是,题海战术也可能等于无效刷题,你真的会刷题吗?

教育没有捷径,只有百炼成钢。在这个过程中,技术改变不了本质,却能提高效率。

有人说错题是学习的DNA,不仅暴露学生知识结构的薄弱点,还能进一步推断出知识薄弱背后的能力缺失。那么,AI算法能让人们对刷抖音、玩游戏欲罢不能,它会不会也能让我们做习题像刷短视频一样着迷呢?

有这样一种产品,致力于学习路径的个性化,通俗来说,就是哪里不会学哪里,查漏补缺,告别题海茫茫。

智能教辅,也叫人工智能自适应教育,它被称为个性化教育的终极“武器”,它刷存在感的方式是,不给学生题海,而是让学生创造自己的AI私教。

几年前,AI+教育一度成为风口,技术被认为是解决教育资源稀缺、个性化教育的法宝。但现实比理想发展缓慢,这几年来,不知是AI不进则退,还是资本和市场遗忘了这颗曾经的“明珠”,在线教育风向突变,焦点转到了大班双师直播课上。

如今,市场方向不明朗,赛道内又有企业开始重拾智能教辅。今天,我们就来看看通过AI就能筛选评估出学生的问题进而推荐个性化学习方案的智能教辅,到底是噱头还是真功夫?如今行业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这样的技术,能够多大程度帮助到备考的中学生?

“新瓶装旧酒”,AI辅助学习又来了?

初三学生左岩一直以来都是个大学霸,他自认为刷过的数学题远远多于普通同学,但在去年的两次重要考试中,他都遇到了好几道自己不会做的题,最后成绩出来令人大跌眼镜。他这才发现,自己刷题虽然多,但仍然存在知识盲点,一些质量不高的试卷和题库很多时候是重复的,很浪费时间。

另外,左岩总结原因,他虽然记了很多错题,但没有找到错题的共性,同一个知识点变换形式后可能还是不会做。“这其实是我没有明白知识点的本质,没弄清楚公式是怎么来的,可以怎么样去演绎,实际上,所有的题都是考察一个知识点或几个知识点,如果我能解决问题,就能从宏观视角去看,就能一步一步往知识点上靠拢。”

后来他尝试用了一些智能教学系统,里面有智能题库,他发现:“系统能帮我追根溯源,找到错误的本质源头,并讲清楚这个知识点怎么样运用到各种变化的题目上。了解了这些本质规律,就有了全局性的视角,最后做题就像庖丁解牛。”

市面上,猿题库、松鼠AI智适应等公司都有这样的产品,最近,网易有道宣布升级了其智能教辅系统,声称可以评估学生能力、生成学习路径、定向提高、查漏补缺。

中考逼近,左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盲目的题海战术不再适用,将宝贵的时间交给一个系统,靠谱吗?

深燃体验发现,这类型系统通常包括测评、找出问题、推荐相应的习题。如网易有道的智能教辅系统嵌在有道精品课软件中,其“能力评估”就是学生可以选择一定学段的某个板块,比如初一知识点“相交线与平行线”,随后系统弹出5道题,做出选择后,一个专题掌握情况结果就出现了。

该系统显示,“评分为D,本专题共有6个知识点,你通过了0个知识点,存在对顶角、邻补角、垂线等知识点待通过,AI私教建议您继续学习。”之后系统就会生成学习路径。跟随系统指示,随后出现了一段录好的真人老师知识点讲解,而在视频完成后,又会有对应的习题练习,如此循环往复。

其实,这也不是在线教育领域的新概念了,2015年以来,主打AI+教育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这种模式也叫“自适应”或“智适应”。在善于造词的互联网领域,“自适应”是个营销噱头式的词汇,这种模式被包装得更体面的一种说法,就是个性化教学。通俗来讲就是在线教育领域的算法推荐,短视频和电商是让你喜欢什么看什么,学习做题是让你哪里不会学哪里。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AI在教育领域应用的一个环节,目前市面上的产品覆盖到的环节包括最外围的拍照搜题,代表性的有作业帮、小猿搜题等的拍搜产品,还有“口语测评”,代表性企业有英语流利说、盒子鱼等,前文提到的自适应学习,则是作用于核心学习环节。

单看K12领域的自适应,各家的不同之处在于,猿辅导是一个单纯的自适应题库产品,松鼠AI智适应主要切的是课后辅导,巩固练习、查漏补缺,而且90%的学员在线下场景,教室内也有专业老师给予指导。

网易有道的系统则强调老师与智能系统的结合,以及内容上的知识模块划分。他们将智能教辅系统跟主讲、辅导老师结合,在课中和课后分别使用。同时,网易有道声称其上线的初中数学划分了4000多个知识模块,每个模块平均只需要5道题测试,能3分钟找出薄弱点,1秒给出学习路径。

AI比一对一辅导老师的水平还高?

中国的互联网是一棵科技树。正如《技术的本质》所描述的,“时代创造技术,技术也创造着时代。”

从2000年左右,随着电脑的普及,沪江网校兴起,有了最早的网课,这可以称作是第一次教育行业的互联网化。再到2010年左右,网易公开课让很多人开始触达原来获取不到的全球各高校公开课。

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有了手机和3G、4G网络,2014年-2015年,教育行业伴随着第一波移动互联网热潮,家教O2O开始流行。随后又出现了直播课、在线一对一教学,随着直播系统越来越完善,大班课也出现了。

此时创业者们纷纷认识到,既要个性化又要提高效率的教育领域,迫切需要技术加持。

主打个性化的自适应教育是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提出的概念,核心理念是通过对知识体系的拆分和对学生的评估,最终生成可规模化的“因材施教”教学产品。美国著名的可汗学院也于2017年宣布转型AI自适应教育模式。

K12自适应教育赛道发展相对起步较晚。2015年,松鼠AI智适应(前乂学教育)成立并上线自适应学习系统。从2017年开始,教育行业的钱开始追着AI+教育跑,这一年,松鼠AI智适应完成了Pre-A轮融资;专注教育智能系统研发的极课大数据和智课教育分别获1亿元B轮融资和2亿元B+轮融资;沪江推出“Uni智能学习系统”,倡导“量身定制”的个性化学习。

如今,“AI+教育”赛道上已经覆盖“学、练、改、测、评”全产业链条,口语测评、组卷阅卷、作文批改、作业布置、自适应学习等一系列功能正在努力为学生创造一个智能高效的学习环境。

已然不是新事物的自适应教育,目前达到了什么水平?

松鼠AI智适应联合创始人周伟告诉深燃:“目前的AI自适应能够解决三个问题,因材施教的个性化学习、教育公平性、公益性”。

个性化很好理解,教育公平是指教育资源不足的地区的学生,通过这一技术可以享受到优质的资源,公益性则指的是价格,一个系统可以给无限多的用户使用,边际效应下,这一产品的成本可以被拉低。

至于产品效果,周伟指出:“在查询补漏上面,系统有学生长时间的数据跟踪,对学生的判断可能比老师准确;第二,系统的规划能力强,因为它数据量够,还能像地图导航一样会实时调整;第三,因为可以集中优质教师,系统在知识点的传输上水平也更稳定。”

令人好奇的是,这时候入局的网易有道在打什么算盘?

其实早在2019年,网易有道做过一款智能笔,给智能教辅系统积累了很多经验。但更重要的是,技术出身的网易有道CEO周枫,始终有个产品梦,始终不愿意放弃用技术将教育环节中可以标准化的内容形成产品。

周枫不仅坚信技术,他还推崇个性化教学。周枫学生生涯中,物理老师给他的影响最大。“我中学物理学得还不错,老师把我带到办公室和家里进行一对一教学,最后我参加物理竞赛得了江苏省第七名。”周枫说。

现实中不一定每个学生都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周枫给网易有道定的目标是,“让每个学生通过网课都能实现有经验的老师一对一教学的效果”。

在他的理解里,新一代的老师应该是懂技术的,他认为行业内做个性化教学那么多年效果不明显,原因在于老师和技术的结合不够紧密。网易有道的做法是把老师和技术人员放在一起,“不管两群人吵成什么样,你们都得在一起干活。吵着吵着,大家就会一起想办法,实际出来的产品就不是和课程割裂的,老师课堂上就会去用。”

智能教辅系统靠谱吗?

毫无疑问,AI是强大的工具,但在AI+教育领域,只有真正了解教育的从业者才能创造出符合教育规律的产品。

在线教育企业中,作业帮、猿辅导、网易有道其实都是技术派创始人当家,他们都有一个产品梦。作业帮源自百度,猿辅导的创始团队出自网易。

网易有道CEO周枫自己笑称,有道和网易都是产品公司,最擅长的就是怎么样找到能解决很多人的问题的方式,而不是像手工作坊一样解决少数用户的问题,“我们以前讲教育应该工业化,大家不喜欢听,大多数人用着工业生产线的产品,却说着喜欢手工,实际上真的给你一辆手工汽车你也不敢开。”所以,在教育技术的基础上,行业需要利用更好的方式既提高效率,又兼顾用户价值。

显然,智能教辅系统就是周枫认为能够担当这种角色的产品。

用商业践行公益,是企业家承担社会责任的最佳路径。用技术将教育资源放大,将学习效率提升,将学生个性化学习的成本降低,这某种程度上相当于社会公益。未来,在企业家的自觉,以及政策科学监管之下,有了坚定的远景与使命,AI+教育或许能绘就一幅新世界的斑斓图谱。

不过,概念和口号火热,AI+教育折腾了几年,在资本的喧嚣和创业者的躁动之外,传说中的颠覆似乎并没有到来,而人们对它的担忧和质疑也从未停止。

中华教育改进社副理事长蒋永红告诉深燃,拍照搜题、口语纠错、作文批改、自适应,都是人工智能利用语音识别、文字识别、图片识别等在教育领域的应用。

在他看来,拍照搜题的价值有限,“学生既然不会做题,给他答案也没用,因为答案的书写是在演绎,而解决问题要靠分析,我们可能会用各种假设、推理、判断排除,得到一个正确结果,搜到答案学生没办法体验到解题思路,而这恰巧是学生成长需要的最有价值的部分。”
 
他还提到,AI自适应从知识点的角度来说有一定的价值,毕竟中学阶段知识点繁多,学生不会做题大多数是因为对知识点理解不够透彻。
 
但AI的缺点也很明显:“首先,AI个性化训练必须建立在学生主动学习的基础上,如果一个学生的自制力、耐心都很强,把推荐的信息都浏览到,他才能达到预期的学习效果,假如无法坚持,再精准的推荐都没有意义。”蒋永红说。
 
另外,在学科上,AI自适应更多的是针对封闭性知识,比如它在数理化学科上更好用,而像语文的知识点不是那么规整,牵扯到价值观的部分同样难解决。
 
对广大学子来说,成绩虽然只是一时得失,中高考可能只是一场人生经历,但这次考试,也会直接决定他们能上什么学校、接触什么同学、置身于何种求学氛围、形成何种价值观,这也是他们未来立于天地之间的根本。
 
麻绳专挑细处断,冲刺中高考,越到最后,越是需要个性化的学习路径。如今的AI不一定能在中学生的全学科、全学习环节扛起教育重担,却可能在相对标准化的学科上,发挥一些作用,为每个学子找到横亘在题海中的症结,帮他们排雷扫坑,高效前行。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左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