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好困 桃子 Aeneas 本文经授权转载于:新智元

【导读】元宇宙,新世界诞生的初始之地。当人类复刻出十倍于自身的虚拟人之后,该如何与其共生?又该如何在元宇宙中开辟的新天地?

黑客帝国中,一串串代码组成的矩阵,是尼奥生活的世界。

这正是所有人目前想要追寻的平行世界——元宇宙。

就像代码尼奥,这个平行时空需要复现一个人的虚拟形象。

其实在GTC大会上,老黄和Q版的虚拟老黄便实现了实时对话。

可是,若将老黄本人原模原样地复刻出来可不是一件易事。

不仅需要行星级算力的加持,更重要的是,必须是一个由AI完全驱动的人。

即便是14秒的「假老黄」,也称不上是仿真人。

而是在对一个专业演员进行动捕后,才让这个3D形象在虚拟世界中动起来的。

执着于虚拟世界中本我的还原,是因为在元宇宙中那个「真·人」对每个人来说意义不同。

当年华逝去,仍旧能和30年前的自己畅聊;当亲人逝去,还能和「复活」的ta对话。

元宇宙的真正魅力所在,就是让「Metahuman」拥有任何可能。

2022新智者大会「元宇宙 新人类」圆桌对话上,业界大咖们一起畅谈了元宇宙领域的各种有趣的话题。

此次圆桌对话由新智元创始人&CEO杨静女士主持,英伟达中国区Omniverse负责人何展、商汤科技数字文娱事业部总经理栾青、奥丁科技CEO张玥、腾讯云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元宇宙1.0:「复刻」人类

对于元宇宙,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同的期待。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元宇宙里又何尝不是呢?

杨静女士提出,我们可以借用清华大学胡翌霖教授的一个观点:「元宇宙中的二维形象完全谈不上『复原』,但它们反而能带来更多的沉浸感。」

一个非常直观的例子就是,两位象棋爱好者在下棋的时候会沉浸其中,下很久也不会停。但我们能说下象棋很逼真吗?显然不能,车、马、炮都不是真实的,只是冷冰冰的圆形棋子而已。

如果这个马突然动了,估计你不仅不会觉得「沉浸」,反而会被吓一跳。

既然二维世界能给人足够的沉浸感,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在元宇宙里还原出栩栩如生的人呢?

对此,张玥表示,对于元宇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期待。

比如有的人,就会希望留住今天的自己的样子。

以前,我们只能通过相片、视频保留自己的青春记忆,但是现在有了元宇宙,我们就可以真正地留住现在的自己。

等到20、30年后,我们还可以跟年轻的自己对话,ta不仅保留着我们青春的样子,甚至还保存着我们年轻时的思想和记忆。

这个脑洞大开的梦想,无疑只有在元宇宙里可以实现。

当然,另外也有一些人,可能会想要一个卡通的形象作为陪伴自己的一个玩偶,甚至想3D化一只猫、一只狗。

而元宇宙最有魅力的地方也就在于此——让一切成为可能。

在这里,你可以拥有各种版本的自己,各种版本的朋友,各种版本的宠物。什么样的需求,都可以满足。

《黑镜》里的「AI男友」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元宇宙里完美「复刻」人类和其他生物,是有意义的。

虽然我们对于元宇宙有各种各样的美好幻想,但是此刻,我们需要冷静地想一想:人类是怎样孪生到元宇宙里面的?

目前来看,想要完全依靠AI来生成并驱动一个栩栩如生的虚拟人,在技术上暂时是达不到的。

就拿最初的「假老黄」来说吧。

首先你需要给「真老黄」来一个全身的3D扫描,衣服都不能放过的那种,算下来也就用上百个相机拍几千张照片吧。

而且身体动作的捕捉还得需要一位专业的演员代劳才行。

英伟达总共录制了8小时的视频,期间这位演员需要一边阅读以前的Keynote,一边模仿老黄的动作和表情。

张玥表示,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将来的虚拟人里不会再有中之人了,在未来100%的虚拟人都是由AI驱动的,绝不再是今天的牵线木偶。

奥丁科技目前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奥丁建模时做的是时域性的传感器,有上万个Blend Shape,可以把所有的细微之处都还原出来。

通过不断地积累数据,奥丁目前的数据量已经超过了200TB。等到数据足够大的时候,就可以把轻量型的面补设备放在AR、VR的设备上,最终实现虚拟人的一键生成。

对于这点,何展也从以下三点进行了分析。

首先从技术角度来看,英伟达更加关注工程化。

就比如,只需要拍几张照片,就能用算法实时生成物体三维模型。更重要的是,这个生成的模型并不是空壳,不仅材质可以编辑,还具有物理属性,这便是工程化技术的体现。

第二,更关注3D流程的自定义编辑。每个领域内容团队制作流程不一,但可以自己DIY,选择想要的流程。

第三便是大家所讲的拥抱AI,有了强大AI才能让元宇宙快速实现。

在有了这些基础之后,杨静女士借用小冰公司的说法指出,未来的元宇宙里面可能会有10倍于人类的虚拟人,也就是750亿的虚拟人。

张玥则认为,如果虚拟人全部用算力、用数据来驱动的话,数量上可以是无上限的。那时,市场需要多少,人类就能生产多少。

这可真是有点让人吓到了……

元宇宙2.0:重构世界


那么,当元宇宙有了如此之多的虚拟人之后,一个问题也就浮出了水面——人类该如何与虚拟人类共生呢?

毕竟,这时的虚拟人不仅是数量多,而且它们的智能和形体也会接近或超越人类。

「在那时,人类和虚拟人将会是怎样的关系?在某些方面,虚拟人有是否能取代人类呢?」杨静女士问道。

在张玥看来,虚拟人与人类不应该是完全的控制关系,而是与人类的生活互相交融、服务于人类的。比如说虚拟人客服可以在线回答问题,可以代替快递和外卖员。

对有些人来说,面对有一部分「自主意识」的虚拟人,他们是感到害怕的。有些AI在拥有了学习能力之后,可以和人进行很有深度的交互,尤其是在知识学习的方面。

有这样一件趣事,AlphaGo出来之后很多棋手很害怕,说干脆放弃围棋好了,因为再怎么打也打不过AlphaGo。

但是另外一批棋手,却在用AlphaGo训练自己——先跟AlphaGo打,再返过头来跟人打。

如此可见,AI可以是敌人,也可以是助手。换个视角看世界,就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在英伟达中国区Omniverse负责人何展看来,我们人类和虚拟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有肉身。我们可以运动,可以打球或跑步,那种大汗淋漓的真实快感,虚拟人是体验不到的。

至于与它们的共存,我们完全可以让虚拟人替代我们的重复性劳动,然后提高我们的生产力。

不仅如此,我还可以拥有一个我自己的分身,来监测我的健康状态,摄入的卡路里和脂肪含量。既然在未来会有10倍于人类的虚拟人,那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这样的分身。

当然,想要构成一个完整的世界,除了大量的「居民」以外,我们还必须有一个全新形式的经济组织架构,制定全新的规则。

对此,杨静女士更进一步地提出了深层次的问题:「在元宇宙里,人类会有怎样的交易平台呢?」

腾讯云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回答说,我们在元宇宙里的数据,的确需要一种新的方式来承接。因为如果元宇宙完全由某个大平台去构建,我们生产的数据完全属于这个平台,是很有风险的。

而区块链刚好是一个非常适合的技术。因为它提供了足够的信任,这种信任由技术来背书,可以让大家在里面放心地去做资产的承接和交易。

元宇宙3.0:人类新天地


让我们畅想一下未来:在度过了虚拟共生的阶段,我们会迎来更高阶的虚拟人——它们拥有了相当于人类的意识。

到那时,元宇宙的框架会超越现有的人类社会体系架构,反过来影响甚至控制我们的现实社会。

未来的人类也许绝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元宇宙里。而在新的元宇宙里,人类也要遵守新的规则。在那时,元宇宙才是人类的未来。

此前,Meta的CEO扎克伯格对此有一个有趣的观点:与其说元宇宙是一个地方,不如说它是一个「奇点时刻」。

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沉浸式数字世界基本成为我们生活和消磨时间的主要方式。

商汤科技数字文娱事业部总经理栾青表示,其实这也可以类比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变。

最初,手机的功能就是用来打电话。当人们发现社交、娱乐、交通出行、金融等需求全部在手机完成时,打电话已经成为末端功能,这就标志着我们进入一个新时代了。

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因为我们逐渐发现生活的方方面面已经在一个新的场景下实现了。

同样,元宇宙也不是当下的新事物。就像游戏的很多场景都已经实现三维沉浸式体验。然而游戏世界并不等于元宇宙,因为人类的社交生活并不在游戏中。

因此,当人类开始把日常生活中非常基础的需求寄托在虚拟世界中,这或许就是元宇宙时代来临的标志。

张玥却对这个问题持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元宇宙与现实世界其实是互相融合的,并非是一个完全平行的状态。

直白讲,元宇宙就是我们创造了一个完全跟现实一样的平行宇宙。人需要靠眼耳鼻舌意去感知这个世界。

因此要想完全贴近真实世界,就要在各个感官的体验上达成与现实世界的高度一致,并非通过简单地创建一个像素人,或是佩戴一个VR眼镜就能实现的。

另外,还要考虑硬件以及算力的能力,实现元宇宙还是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蔡弋戈对此表示非常赞同。元宇宙和现实世界首先是一种交叉,就像手机就是跟现实生活相融合的,当下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手机。

但是更重要的是,元宇宙真正实现的那天,我们还应该清楚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除非人类不再是碳基形态,而成为硅基生命体时,我们就可能变成了平行元宇宙。

否则,只要我们还是碳基生物,我们就得通过线下满足自己作为人类的基本需求,而元宇宙只是帮助我们去更好、更方便地达成这种体验过程的一种工具。

如果有一天,在元宇宙里人类跟虚拟人真假难分,那时虚拟人就变成一种新的生命形态的载体。而人类会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元宇宙里,元宇宙早已融入现实。这就是一个哲学问题了。

看完以上的内容,想必读者们都已经对元宇宙有很多美好想象了。

在圆桌接近尾声时,杨静女士也向在座嘉宾发出提问:「元宇宙会比咱们人类现在所在的真实世界更美好吗?你最向往什么样的元宇宙?」

在何展看来,如果有一天元宇宙真的发展到了某种程度,让人踏入那个数字空间的意愿要远远高于人的本体留在真实空间的需求,我们就拥有了比真实世界更美好的元宇宙。这个元宇宙一定是和我们真实的需求息息相关的。

而在栾青期待的元宇宙里,很多现有的问题都会被解决,比如距离给大家带来的资源不公,以及日常交流的体验必须被限制在某种范围之内。

张玥希望元宇宙是一个无边界、承载和飞跃所有想象力的东西。人们甚至无法想象它,因为在那里任何事情都能实现。同时,它也会有错误,有不美好之处,因为这才是让它美丽的地方。

蔡弋戈认为,最理想的元宇宙里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很好地解决人们彼此之间的争端,因为现实社会里,很多资源是稀缺的,人们需要彼此争夺。在这个世界里,人性好的一面会变得更好,恶的一面能够降到最低。不再有争端,不再有战争,环境变得更好,这就是更好的元宇宙。

一句话总结


在此次圆桌对谈的最后,新智元创始人&CEO杨静总结道:「未来行星级的算力,神奇的AI算法,还有N多虚拟人,Web3.0的区块链,数字藏品,还有DAO,这些新的平台会给人类的理想和梦想提供崭新的场景和无限的可能。让我们一起来探索更美好的世界,在元宇宙里面共同创造一个美好的新天地。」

商汤科技数字文娱事业部总经理栾青:「元宇宙的世界是人、物和场景去组合成的。商汤的SenseMARS也是从人、物、场景作为切入点,去帮助大家快速地生产数字世界的各种内容,并用AI智能去驱动它们。」

奥丁科技CEO张玥:「我们经常说漂亮的外表和有趣的灵魂,那灵魂怎么外化呢?大概应该是需要表情的吧?木头人站在那里没有用,我们还是要把这个微表情数据化,然后才能让这个数字人鲜活起来。」

英伟达中国区Omniverse负责人何展:「我们期待着通过一系列的技术,降低门槛,让每一个普通人成为数字内容的创建者。」

腾讯云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其实我们进入一个元宇宙,它模拟的就是比真实宇宙更大的空间。我们在里面不但可以娱乐、社交、也可以购物,还可以参与生产,我们很多时候其实是可以做线上生产的。」

新智者大会:虚拟即现实,元宇宙即未来


7月27日,由中国互联网协会指导、微博和新浪新闻主办的「2022新智者大会」召开。

大会汇聚了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科学家、专家学者、行业领袖和创业者,嘉宾们通过主题演讲、圆桌对话的形式,为人工智能、元宇宙等领域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有价值的分析与思考。

随着科学技术发展,元宇宙作为跨越虚拟与现实世界融合的未来互联网,将为人类带来颠覆性的新体验,也将带来新的秩序和无限机遇。

微博增值副总裁原源认为,未来,元宇宙不会是一家公司或一个平台来提供的,里面会有丰富的内容和社交体系。

而元宇宙将是一个跨越数字和物理世界,私人和公共网络,开放的和封闭平台的完整体验。它在构建了与现实世界平行的世界同时,还会反作用于现实世界,以虚强实。

可以说,下一代互联网——元宇宙,势必会对未来产生深远影响,从增强现实到虚拟现实,最终现实和虚拟将融为一体。

正如扎克伯格所说:「元宇宙是一个时间奇点,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沉浸式数字世界基本成为我们生活和消磨时间的主要方式。」